一個禮拜的地震假過完了,我又回來這個還不太熟悉的地方,我可是有履行
我的承諾:記得帶月餅給他這個可憐蟲呢!


    我手裡拿著兩個很小,正方體,但是包裝很精緻的月餅,一個是金桔口味,
一個是藍莓口味,走到他房門口,敲了敲門。

    他開了門,我將手中的小月餅湊上他面前:「你的月餅。」
    
    他的表情像要到糖吃的小孩,睜大雙眼裝可愛又滿足地說:「真的要給我的
?」
   
   「是啊!既然答應了就要做到啊!免得以後說話沒信用。」這是我記得帶給他
吃的理由之一,另一個則是:他沒有回家過節,一個人孤零零地待在新竹,想來
也怪可憐的。

    他很滿足地捧進房裡慢慢享用,我也轉身回房整理東西。那是一個星期天的
下午,回家過節的室友們,似乎只有我一個人先回來,於是整排房間,只有我和
他在而已。
    
    幾分鐘後,聽見他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慢慢接近我的房間,忽然腳步聲停了
,卻聽見他在走廊上大聲嚷嚷著:「月餅好難吃喔!」

    我一聽,心裡頗不是滋味,於是開門朝他的方向望去,他已經轉過身,在走
回房的途中。


   「有得吃就不錯了,還嫌?!」我對他的背影喊著。

    真是個「得了便宜還不乖」的傢伙。

    那天晚上,我想用巧拼地板將門縫塞住以杜絕老鼠的蹤跡,所以我找了另一
個學長幫忙,而他,和那位孫學長是交情不錯的朋友,平時焦不離孟,孟不離焦
,他也過來湊一腳,(因為所有的工具幾乎都是向他借的),三個人蹲在我門前,
突然,他的視線落在我的手臂上,很巧妙地聯想:
 
   「妳的手臂為什麼會巧克力和香草?」

    我望了自己的手臂一下,在短袖遮蓋不住的地方是麥色的,也就是他說的巧
克力,而袖中露出一些些的手臂,則是我本身的「香草」膚色。

    我被他超人的想像力逗笑了,能說出這麼貼切的比喻,除了他,還有誰能辦
到?!我看著他,他全身都是「巧克力」,他大概從不知道「香草」是什麼感覺
吧!


   「因為穿著衣服曬黑的嘛!每件衣服的袖長幾乎都到這裡,」我還比一下劃分
「黑白兩道」的界線,才說:「所以才會膚色不均勻。」

    放過地震假之後,大學的課程總算慢慢上了軌道,對於上大學我才漸漸有真
實感。

    這一天,我帶著好朋友瀅如到我住的地方,我們走到他的房間,他正在聽音
樂,我敲門之後,等他的回應。

   「賃來!」台語發音喔!

    我很自動地開門了,看見他手握滑鼠,坐在電腦前,然後他的視線從電腦螢
幕上落在站在門前的兩個人。

   「就是他囉!」我替瀅如說明。

   「他是什麼系的啊?」瀅如問我。

    我記得他是理工方面的系,卻不確定到底是電機還是機械。

   「他是電機系的,今年三年級。」我決定用猜的,反正二分之一的機率嘛!

    一旁沈默任我們打量的他這時開口了:

   「我什麼時候轉系我自己怎麼不知道?」他的口氣很好笑,有點一頭霧水。

   「啊,是機械系啦!」不會吧!我連二分之一的機率也猜錯?!

    平時愛耍寶搞笑的他,這時不知怎地,突然變得很斯文。我看了看瀅如,才
明白原來在美女面前他也要形象的,我對他的反應感到好笑。

    我對瀅如說:「他有很多mp3喔!可以叫他燒CD來聽。」

    她一聽,馬上就跟他要求燒CD:「學長,我也要CD。」

    他依然保持酷酷的形象說:「再說啦!等我有空再燒。」

    這是他和瀅如第一次見面,在接下來的日子裏,他們兩個可熟得很呢!

    後來他問我:「妳同學叫『ㄧㄣˊ』如喔?」他笑得很淫倒是真的。

   「是啊!」我不疑有他地回答。

   「哪個『ㄧㄣˊ』?三點水的淫喔?」他笑得更賊了。

   「是啊!」我一看他不是很純潔的笑容,就知道他想成淫蕩的淫了。

   「妳還說對?!」

   「本來就是啊!三點水加上晶瑩剔透的瑩!」我很努力跟他凹。

   「不是三點水下面一個土的淫喔?」

    這個笨蛋,你才土咧!連這樣你也錯別字,真受不了!

   「就算是你想的那個淫,下面也不是土啊!好笨喔!國文重修吧你!」我一逮
到機會趕緊吐槽。

    他還很不相信地馬上拿筆寫了一遍,真是受夠他了。糾正他還要懷疑?!

   「怎樣?!我同學漂亮吧!」我很得意地炫耀。

   「看得到吃不到!(台語)」似乎很失望似地,他用台語表示人家早已名花有主

    我笑了。這個傢伙,真的是個活寶,只要他一開口,就能讓人捧腹大笑。儘
管有他的生活很快樂,但是那時的我真的沒有考慮過他,而他到底是何時讓我喜
歡上他的,我自己也不太曉得。

    後來有天晚上十點多,他、孫學長還有我都還沒吃晚餐,所以三人決定下山
吃東西。

    大家各自點了餐,就開始閒聊起來,他知道我是中壢人,就問起我高中讀哪
裡,我很不願意提起高中,所以不做正面回答,任他一直猜,我不點頭也不搖頭

    因為他有800度近視,吃的又是麵,熱氣將他的鏡面蒙上一層霧氣,他拿下眼
鏡,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注意他的五官,尤其是眼睛。


    他的眼睛是五官中最漂亮的地方,有種很特別的魅力,平時藏在鏡片下不容
易發覺,眼角微微上揚,很像丹鳳眼,可是卻有很深的雙眼皮;我一直覺得所謂
的濃眉大眼才叫漂亮,今天看到他的眼睛,著實讓我感到訝異,我把這份訝異放
在心裡,開始損他。

   「原來你是雙眼皮啊!我以為你眼睛那麼小,應該是單眼皮咧!」

    他抬頭看著我,不甘示弱地回敬我一句,但我已經記不得他說些什麼了。

    後來他提到自己的高中,屏東第一志願,當初他考上屏東高中時,他父親要
他就近就讀潮州高中,但是他不願意。玩心很重的他,直到大學聯考前一個月才
開始念書,數學、化學、物理都不好的他卻還是考上了機械系;他一舉就考上的

消息讓親戚朋友跌破眼鏡,不會吧!像他這樣也能考上?!更好笑的是,從此以
後,他成了被拿來勉勵人向上、給人信心的對象。

    隔了幾天之後,大家都聚在他房裡看惡作劇之吻,因為是VCD,看了兩天才看
完。在第一個晚上看VCD的時候,他的反應又讓我多了一個話題可說。

    我說:「以前我補習的時候,有個老師說恐龍的反應很慢,因為牠只有七個
脊椎骨,傳達訊息很慢,如果一個脊椎骨傳達的速度是一秒的話,你打牠尾巴一
下,牠也要一秒、兩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七秒,」我回個頭說:「『
誰找我?』也就是還有七秒的時間給你逃命。」

    這時他拍了我的大腿一下,然後嘴巴開始碎碎念,不知道在念什麼。

    我不明所以地應了一聲:「幹嘛?」卻見他大笑,我還處在一頭霧水的狀態

    他笑得很放肆,指著我說:「恐龍!」

    因為我應的時間好死不死正是他數到第七秒的時候。

    完了!完了!我到目前為止苦心保持的玉女形象被他破功了!這下怎麼解釋
也沒用了!

    在場的人都笑翻了,他笑得更誇張,倒在床上,我窘得沒辦法,只好掄起拳
頭,希望能止住他放肆的笑。
   
    「你很豬頭耶!」一邊拳頭不停地落在他單薄的身上。
   
    「妳自己正好在七秒應的,怪誰啊!」他還是笑個不停,而且是大笑。

    「誰聽到你在數秒了啊?!」不過看著他笑得那麼開心,心裡的感覺也起了
些變化,因為他的笑容有著一股改變人的力量。
    
    這次的恐龍事件,讓我們更拉近了距離。
    
    他後來出鬼點子:「妳明天去試妳同學,看看結果會怎麼樣!」
    
    我照做了,結果都比七秒還慢。
    
    這證明了他的反應快得令人無暇接應,雖然我也以反應快出名,卻被他耍了
,我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小聰明」。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丹佐拉 的頭像
丹佐拉

丹佐拉&黃珺珺旅遊生活雜記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