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生活中給我的快樂還不只這些,雖然跟他相處得不錯,但也沒想過要跟
他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因為那時的我還在想辦法和舊愛聯絡上。就算遇到很多
不同的人,心情搖擺不定,也許今天欣賞某人,對某人有好感,明天,這份感覺
說不定也消失了,以致於新歡的下落依舊不明。
 

    我依然記得第一次在學校遇見他的情形,因為我是日間部,而他是二部的,
因此想在學校碰面是很難得的事。
 

    大概是下午五六點左右,我在餐廳旁的飲料吧點飲料,我和朋友站在一起,
不時閒聊一下,我也沒去留意身邊是什麼人,一回頭,總覺得右手邊有個人怪怪
的,我才看了一下,被他嚇了一跳,而他好像已經站在我身邊很久似的,身邊還
有他的同學。
 
   「咦,是你啊!」
 
   「嗯!妳要去哪?」
 
   「我剛下課,待會就回去了,你呢?」
 
   「我還要上課。」他看我拿了東西,便跟我說拜拜。
 

    還有一次中午的時候,我在餐廳跟朋友聊天,突然有人從我身後拍我的肩膀
一下,我回過頭卻不見人影,再回過頭時就在人群中發現他故做沒事狀的身影,
我就知道是他搞的鬼了,我追過去也拍了他一下,兩人相視而笑就這樣一起回去
了。
 
    雖然只是這樣小小的插曲,但說實話,他可以讓我覺得快樂是讓我不知不覺
忘記過去四年多苦戀的難過的因素吧!
 

    大學的生活的確很精采,尤其我們外文系頂著妹妹最多的光環,早是男生們
渴望想聯誼的目標,幾乎每天晚上都有活動,也因為如此,班上90%的女生都名花
有主了。而我,對聯誼就是沒有多大的興趣,因為到最後都變成男生選女友的活
動,而光靠聯誼就能發展出的戀情也未免太過於「速食化」,所以上大學到目前
為止,都沒參加過聯誼。但是,10月19日星期二,忘記是誰勸我多認識一些男生,
於是,我參加了第一次的聯誼,對象是資工系三年級。
 

    聯誼的內容不過就是唱唱歌,再吃個宵夜,但我還算好運的,抽鑰匙的結果
是全部裡面長得還算不錯的,在簡略的交談過後,才知道他居然還是我國中的學
長呢!
 
    結束之後,回到我的小窩,雖然已經是深夜三點多,但是精神還是很好,所
以坐下來寫日記記錄心情。
 
    這時候大家應該都睡了吧!安靜的走廊傳來一陣腳步聲,心想:這麼晚了,會是誰
還沒睡呢?才想到這,叩門聲已經響起。
 
    帶著好奇心去開門,見到來人是他,心跳當場漏跳一拍。他看我開門後,他
的表情也是一臉訝異。
 
   「妳還沒睡啊?」
 
   「嗯,剛聯誼回來。」
 
   「我正好經過,看到妳房裡的燈還亮亮的,想到平常這時妳已經睡了,所以我
好奇才敲門看一下。」
 
    我對他的話感到意外,他那麼關心我的作息嗎?!
 
   「喔!」我低應一聲,把訝異壓在心裡,表面上虛應一聲,但是卻對他的關心有了漣漪。
 
   「沒事了。」他轉身就要回房。
 
   「嗯,晚安!」我笑一笑,沒多久就熄燈睡覺了,早上還得上課呢!
 

    天氣漸漸轉涼了,新竹的風好大,讓我有些感冒症狀,這個週末,我回來時帶著剛買好的晚
餐到他房裡看電視。
 

    我很壞心,明知道他沒得吃,還愛故意在他面前吃得津津有味,他看得一臉期待又無奈,
我可是樂得很,因為終於被我逮到機會反整了喔!
 

    這時他的電話響了,是他同學打來的,在一旁的我雖然沒出聲,但是味誘他
的動作可沒停過,繼續大口地咬著漢堡,而他一邊接電話一邊可憐兮兮地看著我
,然後發出陣陣的啜泣聲。
 
   「你幹嘛了?」他同學問他。
 
    他還是在裝可憐:「沒有啦,學妹在我面前吃漢堡啦!」還是極哀怨的口氣呢!
 
    等他掛上電話,我也忍不住笑意了,我大發慈悲地說:
 
   「好啦!薯條給你吃,不要說我對你不好。」
 
    他眼睛一亮,「真的?」
 
    我點點頭,「你快吃啦!」一邊替他準備蕃茄醬,然後就坐在他身邊看電視
 
    我說:「男生還是要有點muscle比較好。」因為看電視有感而發。
 
    他一臉疑惑地說:「妳喜歡肌肉男喔?」
 
   「是啊!但是也不要太壯,剛好就好了。」
 

    他吃東西的習慣,在我看來,他並不是一個很會照顧自己肚子的人,三餐不
正常,往往在餓了一整天之後,才吃今天的第一餐,這樣下去,他的胃遲早會出
問題!
 
    他吃東西的速度還挺快的,轉眼,薯條已經被他解決了。
 
    我吸吸鼻子,總覺得怪怪的,才說:
 
   「我好像感冒了。」
 
   「妳感冒囉?」然後他的右手不知道在桌子底下摸些什麼。
 
    就在這時,他的手中多了兩顆感冒膠囊,攤在掌心上說:
 
   「快吃吧!」就在我感動還來不及反芻的時候,他又補充了一句:「因為快過
期了。」
 

    這傢伙,我真的很想打他。我想到的是:他感冒都不看醫生的啊?都靠這些
成藥喔?看來他的確很不會照顧自己,他的身邊是不是需要有人照顧呢?
 
    不會亂吃藥的我拒絕了:「我不要吃,快過期了還叫我吃?!」
 
    他聽了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把藥收起來。
 

    不過不吃藥的結果是真的感冒了,整天咳個不停,我邊走進房間邊咳嗽,而
他正好從房裡出來,他歪著頭看我咳嗽,等我不咳了才走出去,就在我進門的同
時,聽見他正學我咳嗽的聲音,我對他的無厘頭感到無力,低喃著:「豬頭。」
 
   
    這是我用來罵他的口頭禪,想不到人在外面的他居然聽見了,還很精神飽滿地回答:「有!」呢!
 
    我又笑了,相信在他的無厘頭陪伴下,感冒應該很快就會痊癒了。
 
    因為他每次都喜歡損我,而我被損的反應總是這麼說:
 
   「你很過分耶!豬頭。」但我一點也不生氣。
 
    他看來也被我罵習慣了,但是「欺負」我卻沒有停過,有一次我才剛說前一
句,他就馬上接口:
 
   「豬頭。」
 
    我為他的反應笑了,看著他說:「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說這一句?」
 
   「妳每次都這樣啊!有事求我就叫我學長,沒事就叫我豬頭。」他倒是一臉的
委屈。
 
   「好嘛!以後兩個都叫就好啦!豬頭學長。」原來他喜歡這個稱呼啊!
 

    他不答腔,給我一個很無力、不想理我的表情。因此,我對豬頭這兩個字,
特別有親切感,一聽到別人提起,很直接的就會聯想到他這位「豬頭學長」。一
件小事,他就是有能耐把它變得很爆笑,所以,有時還會叫他「豬頭鍵」喔!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丹佐拉 的頭像
丹佐拉

丹佐拉&黃珺珺旅遊生活雜記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