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末我就回家了。我知道同時他也在辦迎新活動,聽說很好玩耶!而我
在中午打電話給他,因為我想請他載我回去。
 
   「喂!學長,你現在人在哪?」我一臉奸笑,不過心裡也沒有十成的把握會成
功。
 
   「我現在人在崎頂。」
 
   「你還在海邊ㄛˇ?那你什麼時候回去?」
 
   「大概下午三、四點吧!」
 
    我笑得更賊了:「太好了!等我回新竹的時候就可以叫你來載我了!」
 
    在電話另一端的他察覺大事不妙,用他平時鬼叫的語調叫著:「我就知道妳
打來準沒好事!」
 
   「別這樣嘛!學長!」我知道嘴巴甜一點比較容易得逞。
 
   「看看啦!妳到的時候再打電話給我,如果我在睡覺,那就不好意思啦!」
 
   「我不管!拜拜!」不等他回答,我很快地掛上電話。
 
    不過我也為了要謝謝他,還買了金莎巧克力喔!
 
    就這樣,到了下午3:50‧‧‧
 
    剛下火車的我,很期待地撥了他的手機號碼。
 
   「對不起!您撥的號碼目前沒有人應答,本訊息‧‧‧」
 
    在進入語音信箱前,我掛斷再撥一次。
 
    又進入語音信箱!他在幹嘛?!就算在睡覺,響了二十多聲難道還吵不醒嗎
?再撥一次,要是再不理我,我就死心了!
 
    突然,電話接通了,只聽見他大吼著:
 
   「待會再打啦!我在洗澡啦!」
 
    我拿著話筒,楞了一下,他的手機是SAGEM 858,我知道有擴音功能,但是我
疑惑的是,他說他在洗澡,又是怎麼接電話按鍵的呢?難不成在房內裸奔?!
 
    十分鐘之後,我再度撥電話給他。
 
   「喂!我現在人在火車站‧‧‧」我話還沒說完,他就答了一句:「我知道啊
!」
 
   「快來載我回去。」我嘟著嘴巴跟他ㄋㄞ。
 
   「拜伊!我要睡覺了。」他倒很無情。
 
   「唉!真是可惜啊!本來買給你的巧克力就不知道要給誰吃了,唉!」
 
   「啊!什麼?巧克力嗎?妳現在人在火車站喔?好,我去載妳!」他判若兩極
的反應讓我覺得很好笑。
 
   「嗯!那我在BURGER KING等你。」
 
   「順便幫我買圖釘。」
 
    心裡甜甜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因為他願意載我回去而竊喜不已,難
道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他了?不!不!不!不可能的,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上
一開始就不考慮的人呢?
 
   「等一下,警察很多,你要記得戴安全帽喔!拜拜!」
 
    掛上電話,站在路旁的我開始思考自己對他究竟是什麼感覺,為什麼我什麼
事都習慣依賴他呢?我不懂,也找不出答案。
 
    等著等著,在車陣中看見他「俗俗」的臉,拙拙的樣子將我從感性的世界拉
回爆笑的現實生活,不知為何,看見他的臉我就忍不住想笑‧‧‧
 
    剛洗完澡的他穿著很平常的衣褲,穿著拖鞋,聽話戴了安全帽,他催促著:
 
   「快上車啦!」
 
    待我上車之後,他加快油門往住的地方飛奔。坐在他身後的我,專注地看著
他的背影,繼續思考對他的感情動向。每天都洗頭髮的他,因為來載我,頭髮都
來不及吹乾,髮尾還濕濕的。看著看著,我們都沒說話,我的心裡,對他的依賴
感漸漸高漲,有個聲音告訴我:也許和這樣的人在一起會很幸福吧!因為我要的
安全感,在他身上找得到。
 
   「幫我看一下有沒有警察。」
 
    他突然出聲,我嚇了一跳,氣氛有些怪異。
 
    他一直繞小路,經過檳榔攤的時候,我看他連頭都不回,居然沒偷瞄檳榔西
施?為了打破沈默的氣氛,我開口提醒他:
 
   「你沒看檳榔妹妹喔?」
 
   「喔!我忘記看了!」
 
    我笑了,他那麼「好色」,怎麼可能會忘記?!一定是因為心有旁騖吧!但
是兩人都沒再說話,就這樣回到了住處。
 
   「謝謝!」我從背包中拿出金莎,遞到他面前。
 
   「真的有巧克力可以吃喔?」
 
   「那當然!」說話要算話啊!
 
    他收下巧克力和他託我買的東西,進了他的房間,我好奇地跟在他身後,看
他到底要圖釘做什麼。
 
    看他拿出他很久以前買的門簾,用圖釘把它釘在門前,還怕不牢固,拿鐵錘
敲了幾下才停手,圖案是兩隻很可愛的熊,他看了自己的心血,滿意地大聲喊著

    「卡哇以!」
 
    實在很難相信我有可能會對這個孩子氣很重的人有好感,而我不知道本來打
算補眠的他,在兩天一夜的活動中根本沒睡多少,還得撐著來載我回去。我當時
真的為他感動了!
 
    心裡亂得很,因為我發現自己在種種快樂的包圍下,早就有了異樣的感覺,
只是不敢面對自己居然會對他有好感?!怎麼會這麼放心自己不會愛上他?感情
會發生就是會發生,豈是自己的一句話就能避免得了的?我一個人坐在外面的石
 
階上,讓自己冷靜地看清自己的心,是不是我真的愛上他了?他的每個樣子,開
始佔據我的思緒,我根本無法冷靜!
 
    這時,熟悉的腳步聲讓我知道來者是誰,就是這個害我心肝亂糟糟的元兇!
 
    他站在我身旁,看我似乎有心事的樣子,還一個人坐在外面吹風,就問:
 
   「妳心情不好喔?」
 
    我抬起頭看著他,突然覺得他比以前迷人,但是,才剛發現自己或許對他有
感情,還沒辦法完全面對他,因為我很猶豫,還處在療傷期的我能再碰感情嗎?
我怎麼可能在短短的兩個月中就愛上他了?偏偏這段感情又那麼吸引人,一切都
那麼值得期待,似乎看得見幸福的未來,但是我還是害怕;在這時看見他,我怕
我還未成形的感情就此塵埃落定,所以我試著抵擋他的魅力。
 
   「嗯!」我隨口應他。
 
   「為什麼?」
 
    不要在這時對我那麼好,因為我真的害怕愛上你!這是我心裡的答案,我又
該怎麼告訴你?
 
    於是我說:「我心情不好,不要理我。」
 
    他聽了之後就轉身回房,我以為他生氣了,想不到他又令我感到意外!
 
    他在房裡吃我送的巧克力,然後用很可愛的聲音,音量大得讓我可以聽得見
:「巧克力好好吃喔!」
 
    我想像得到他的那個樣子,但是我實在笑不出來。
 
    他楞了一下,自言自語地說:「咦!沒反應?」
   
    原來他是想逗我開心,因為他知道我若是在平時一定會跟他拌嘴,這次我沒
有,但是我的心卻為了他的反應搖搖欲墜。
   
    一直到了晚上,這天晚上異常的安靜,有他在他怎麼可能不吵到翻天呢?室
友們,包括我在走廊上閒聊瞎扯。
   
   「ㄟˊ,今天怎麼那麼安靜?他不在嗎?」
   
    大家都習慣他帶來的熱鬧,今天沒聲音倒不太能適應。
 
   「去叫他出來聊天啊!」
 
   「ㄟˋ!妳去叫他他一定會出來。」一位室友對我說。
 
    我睜大眼睛,不可思議地指著自己:「我?!為什麼是我?」
 
   「因為妳去,他的反應才會不一樣啊!」
 
    怎麼會這樣?!謠言似乎愈傳愈盛了。誰叫我是唯一的女生呢?
 
   「不要。」我試著避開跟他打交道的機會。
 
   「快去啦!」
 
    在眾人催促之下,我硬著頭皮敲他的房門,原本很輕鬆沒有心理負擔的狀況
,如今,這扇門卻如此沈重;我相信這些談話內容,他在房裡一定也聽見了,好
尷尬啊!
 
    他不開門,似乎是當作沒聽見敲門聲了。
 
   「他大概在看書吧!」我說。
 
   「他會看書?!天要下紅雨了!」有人取笑道。
 
    一群人決定一定要鬧到他肯開門?止,我基於愛玩的心理,也跟著他們瞎攪和
 
    大家看到他門前新裝上的布簾,開始猛烈批評:
 
   「拜託,一個大男生掛這種門簾,很奇怪耶!」
 
   「看起來像當鋪。」
 
   「對對對!不過少了那個當字。」
 
   「我們用電腦選個當字,然後印出來貼在他門上好了。」
 
   「好啊!」
 
    我也跟著湊熱鬧,這張招牌完成了,我們還加工寫了「銀貨兩訖,童叟無欺
」的字句。
 
    已經貼在他門上了,眾人起鬨道:
 
   「學長,快出來,你房間變成當鋪了。」然後一陣嬉笑。
 
    他倒是很有定力,不出來就是不出來。
 
    這時,一位研究生學長回來了,見我們一堆小鬼頭玩得那麼開心,順勢看了
2F門上那個紅通通的當字。
 
   「他在準備期中考,你們還弄個紅色的當字,想害他被當啊!」那位學長發出
正義之言。
 
   「是喔!」我開始覺得於心不忍,把那張「招牌」撕下來。
 
    過了一下子,有人又想出新點子了,要把這張觸霉頭的當字從門縫底下傳進
去讓他看到。
 
    傳進去了之後,他的反應讓大家一陣狂笑,因為大家都安靜等著他的反應。
他也不負眾望,在安靜的空間中,傳來一聲他的口頭禪:
 
   「媽的!」卻是帶著笑意的口氣。
 
    脾氣很好喔!這個倔強的傢伙還是不出來。
 
   「這樣還不出來?!ㄟˋ,妳去穿裙子,他一定會出來的。」
 
    為什麼又是我?!但是已經玩心大起,那就玩到底吧!
 
    換上了新買的酒紅色長裙,眾人一陣起鬨,有人叫我回房換短一點的裙子,
於是我又換了一件及膝的淺灰色連身裙。
 
    這次,我靠在他房門邊的牆,換阿德敲門了。
 
    他在眾人殷殷期盼這麼久之下,終於開門出來了,阿德在他耳邊說些話,然
後,他的視線緩緩地落在我身上。他手中拿著那張當字,擋住他可以看見我的頭
的視線,上下來回瀏覽我的脖子以下。
 
   「嗯!不錯!」
 
    這個傢伙,我想揍人了。
 
   「你很豬頭耶!」
 
   「幹嘛?」
 
    我口氣一轉,嘟著嘴跟他ㄋㄞ說:「最近你都不陪我玩了!」
 
    他也嚇了一跳,挑著他的濃眉說:「妳要我陪妳玩喔?」
 
   「對!」
 
    他的視線下移,又瞄了我的小腿一下才說:
 
   「要我陪妳玩是吧?好,待會穿短一點到我房裡,我慢慢陪妳玩。」他的口氣
帶著一點危險的成分,讓人覺得他挺邪氣的。
 
    這次換我嚇了一跳,趕快回我房間,他怎麼可以這麼說呢?這是挑逗還是戲
弄我?總之,這句話讓我方寸大亂,這才知道原來他對我而言有那麼大的魔力呢
 
 
 

                       ~to be continued~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電腦的我要交作業,但是前一天晚上我在社團裡學球,想起要跟他借電
腦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撥他房間的電話,他接了。
 
    從下課回來就開始睡覺的他,連晚餐都沒吃,我看他真的是為了系會忙壞了
,他肯借我但是條件是順便幫他買個便當,我毫不思索地就答應了。但是我沒想
到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我上哪變個便當出來給他啊?不過,很幸運地,居然讓我
給買到了耶!
 
    回去的時候,去他房間時,他正洗好澡走出來。
  
 
   「妳要用電腦就快一點喔!」
 
   「為什麼?」
 
   「因為我待會要去開會啊!我等妳用好電腦再出門。」
 
   「可是我想先洗澡耶!我全身都是煙味。」
 
   「等妳洗好是什麼時候了?!我都不嫌了妳嫌什麼!」他吼著。
 
   「可是我嫌自己啊!怎麼辦?」
 
   「要不我房門不要鎖,留給妳自己進來。」
 
   「那很奇怪耶!別人不在還進去用人家的東西‧‧‧」
 
    他快受不了我了,「那要不然怎麼辦?」
 
   「我等你回來再用好了!」
 
   「萬一我很晚才回來呢?」
 
   「等啊!不然我能怎麼辦?」我想了一下又說:「不過還是儘量在一點半以前
啦!」因為這是我的體力極限了。
 
    他笑了就出門了。
 
    洗完澡的我,因為很累,就等到睡著了。說也奇怪,我竟會在一點半的時候
突然醒來,走出去看他回來了沒,他還沒回來,於是我又繼續睡,我很肯定這絕
對不是夢遊!一直到三點半,我又爬起來了。
 
    走到他房間,他看我居然起來了,他也很訝異:
 
   「想不到妳還真的爬起來了喔?」深夜不睡的他還在看電視呢!
 
   「沒辦法,要交作業啊!」我睡眼惺忪地說。
 
    他關了電視,開電腦把一切準備好,只剩我自己打字的工作了,而他則是坐
在他床上看書。
 
    簡直是電腦白癡的我狀況頻頻,連大小寫都不會,只好找他求救。
 
   「真是笨!」他說,但是還是幫我調整好。
 
    我乾脆開始耍賴,趴在桌上說:
 
   「既然你那麼厲害,那就交給你了!」眼睛也閉起來了。
 
   「電腦借妳還要我幫妳打?!」他不平地大叫著。
 
   「拜託啦!我好想睡覺。」聲音很睡意果然奏效。
 
   「哪有這種事?!還要我幫妳打!」
 
    我偷偷瞄他,雖然他嘴巴一直碎碎念,但是修長的手指卻在鍵盤上不停地敲
啊敲,這也是我第一次發現他的手指很迷人,突然覺得有個人可以依賴真好,我
心想:也許他是個不錯的對象吧!哎呀!我在想什麼呀?不可能的啦!
 
    其實我也沒有真的睡著,看他那麼認真替我打作業,我還睡覺的話太說不過
去了吧!但是我還是忍不住逗弄了他一下。
 
    他說:「我要看書耶!」
 
   「要不然你幫我打,書我就幫你看啦!」說著還拿起他的書看了一下。
 
   「妳又不能幫我考試!」
 
    我在他身後盯著螢幕當校正,所以作業在我們通力合作之下完成了,但是他
的印表機壞了,因此他還幫我存在磁片裡,要我自己拿去印。說也奇怪,作業完
成精神也來了,我還留在他房裡看電視。
 
    他看到本來很累的我一下子有精神看電視,就說:
 
   「妳不回去睡覺喔?」
 
   「我怕睡過頭。」
 
   「沒關係啦!睡多少算多少。妳早上不是有課嗎?快去睡覺啦!」
 
    也不知他是關心還是想趕我走,不過我還是聽話地回房睡覺了。但是躺在床
上的我,眼睛睜得大大的,就是睡不著,而且我又聽見斜對面房裡傳出來的打呼
聲,我怎麼可能睡得著?於是我又起床去找他了。
 
   「可是我睡不著,老大在打呼。」
 
   「妳躺在床上,一下子就睡著了,快去睡啦!」他還面帶微笑地加了一句:「
晚安。」
 
    凌晨四點多應該要說早安了吧!不過這一次我就真的睡著了,而且還差點睡過頭了呢!
   
 

                     ~to be continued~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這個時期,學校裡各式各樣的活動也如火如荼地展開,其中最讓我期待的
就是風城盃卡拉OK大賽。最近在住的地方,有人開始傳出我和他的緋聞,我卻還
不知道,很多室友都開始在我耳邊放送他的優點,似乎想送作堆,但我也是聽聽
就算了,因為我還沒想過這個問題呢!不過,我自己卻很清楚,他給我的感覺已
經悄悄起了變化,比普通朋友強一點,但還不到喜歡的地步。
 
    在旁人的勸說煽動下,本來想給自己一段時間冷靜的心意開始動搖,跟他相
處的確很舒服輕鬆,這樣平凡中見得到關心的感情不是我一直想追求的嗎?如果
可以和這樣的人發展戀情,未來不是可以期待嗎?但是我還是猶豫,因為我沒有
信心,如果還要再碰感情,那我必定要有飛蛾撲火的勇氣才行,而且,這會不會
發生得太快了?
 
    更何況,我也不清楚他的想法是不是和我一樣,因此我開始逃避自己可能會
對他有好感的機會,壓抑自己對他剛發芽的好感。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很好,還
是常在他房裡聽mp3,他還是損我、鬧我,就像往常一樣。
 
    這天晚上,在房裡念不下書,所以去他房裡聽音樂放鬆一下,突然想到我可
以把書拿過來念,於是說:
 
   「我把書拿過來好了!」
 
    他還沒答應,我已經把書和字典帶來了。
 
    那時他正在聽Mariah Carey的歌,我也很欣賞她的歌,聽到「One Sweet Day
」時我還回房拿手寫的歌詞呢!
 
   「妳幹嘛用寫的啊?」他看著我的歌詞說。
 
   「你管我,順便練英文不行喔?」然後一邊跟著唱。
 
    下一首是Hero,我還是跟著哼,他又說了:「妳看這個歌詞,嘴巴在唱Hero
?」
 
   「因為我已經把歌詞記起來啦!」
 
    他似乎想睡了,慵懶地躺在床上,一臉無聊。而我坐在他桌前,努力預習我
的西洋文學概論。
 
   「妳在看聖經喔?」
 
   「是啊!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看到了,念故事給我聽。」全是英文他還看得出來是聖經喔?
 
    哇哩咧!幾歲的人了還要我說故事給他聽喔?
 
   「幹嘛?還要不要我唱搖籃曲哄你睡覺啊?」
 
    我還是沒說故事給他這個大寶寶聽,因為我還沒念完。
 
    他還教我兩句相當不入流的英文,他問我:「分手的英文怎麼說?」
 
   「break up 啊!」
 
    他很得意地說:「哎呀!這句才厲害,fuck off,*(因為是個下流的字,
予以消音處置)完了就分手。那比very還厲害的是什麼?」
 
   「我不知道。」
 
   「Fucking啊!」不知道他從哪裡學來的下流英文,真受不了他。
 
    後來聽歌聽了一會之後,我終於忍不住想唱歌的慾望:
 
   「好想去唱歌喔!可是好樂迪又那麼遠,而且也太晚了!」
 
    在我身後的他,一聽見我的自言自語,就問:
 
   「妳想唱歌喔?」同樣地,右手又不知在桌下摸些什麼。
 
   「是啊!」話才剛說完,他的手中就多了一支麥克風。
 
    天哪!他的房裡到底還藏了多少寶貝啊?要什麼就有什麼!
 
    他還在忙他的KTV前置工作,一會兒,一堆光碟在我眼前,他果真是我的阿拉
丁神燈!不過,想在他房裡念書也成了崇高的理想。
 
   「妳想唱什麼?」
 
    我還處於shocked的狀態中,他動作倒是很快,已經先放一張周華健的MTV了
,原來他自己也想唱歌啊!於是在晚間十二點半,我們兩個人居然就在他房裡瘋
狂唱起歌來了。
   
    我第一次遇見這樣的人,總是時時刻刻給人驚喜和感動,好笑的是,他擅於
模仿的天份在廣島之戀這首歌中表露無疑;要不是親眼看見、親耳聽見,我真的
不相信一個擁有雙聲道的男生會唱得那麼好,去過KTV的人都知道,這首歌的key
相當高,尤其是女聲的部分,一般女生想唱好已經很不容易了,這個傢伙卻能抓
住莫文蔚的神韻,模仿得唯妙唯肖,真的讓我跌破眼鏡。而且平常說話帶點台灣
國語的他,唱起歌時卻有令人意想不到的一面。
 
    唱了好一會了,夜也深了,也該回房繼續念我的書了,不過在回房之前,我
又去另一個室友房裡哈拉一下。
 
   「ㄚ德,你剛才有聽見我們在唱歌吧!」 
 
   「有啊!吵死了你們。」
  
   「對不起嘛!你知道那首廣島之戀是誰唱的嗎?」
 
   「不是妳和阿鍵合唱的嗎?」
 
   「才不是咧!是他一個人唱的。」
 
    阿德的表情果然和我預期的那樣訝異,果然,連別人都聽不出來,可見他模仿的功夫有多厲害了。
 
    這件事令我對他印象深刻,他也知道我要參加歌唱比賽,也許這是他讓我暖
身用的吧!
 
    那陣子的他都忙著系上的迎新露營,因為他是活動組的,要策劃活動還要幫
忙做道具,所以他下課回來已經是晚上十點了,洗個澡休息一下又出門開會了,
所以他幾乎很少有時間陪我玩,我在這種狀況之下,居然會覺得自己像是被冷落
的新婚妻子?!很可怕的想法!但是不平衡是多多少少都會有的,偏偏這時室友
們又愛起鬨,像是要挑起我起疑的情緒,好讓他們有話題可說。
 
   「這陣子那傢伙在忙什麼啊?晚上出門一直到兩、三點才摸黑回來,他是不是
出去泡妞了啊?」
 
   「才不是咧!他去系學會開會。」
 
   「哪有人在半夜開會的?」
 
   「是他跟我說的啊!」
 
   「他會跟妳說這個喔?」
 
   「是啊!」
 
    然後他們一堆人交換曖昧的眼神,還竊笑不已,我就知道他們想成他向我交
代行蹤了,但是我不想多解釋什麼,因為就怕解釋不清而愈描愈黑,感情事都是
如此的,不是嗎?
 
    後來有一天,他比較早就回來了,大家都圍著問他去哪裡,不過到最後大家
卻變成看我們兩個的好戲,看我怎麼審問他!
 
   「你說,你去哪裡了?是不是去泡妹妹了?」我只是鬧著玩才問的。
 
   「哪有!」他用很無辜的口氣否認。
 
    用膝蓋想也知道,怎麼可能會有那麼笨的妹妹要讓他泡呢?
 
    不說是吧!換個方法問好了!我就是要他老實招供。
 
   「你說,你對那個妹妹做了什麼了?」
 
   「我哪有?!妳要問那個妹妹對我做了什麼!」他一臉受委屈的表情,冷落我
還給我裝可憐?
 
   「那就是有那個妹妹囉?」
 
    他嚇了一跳,一時語塞,才說:「沒有啦!」
 
    看他那麼容易就被套出話,看他可憐,放過他好了。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他回
來一定累了,就別再鬧他,這陣子沒空陪我玩,反正來日方長囉!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在生活中給我的快樂還不只這些,雖然跟他相處得不錯,但也沒想過要跟
他有什麼進一步的發展,因為那時的我還在想辦法和舊愛聯絡上。就算遇到很多
不同的人,心情搖擺不定,也許今天欣賞某人,對某人有好感,明天,這份感覺
說不定也消失了,以致於新歡的下落依舊不明。
 

    我依然記得第一次在學校遇見他的情形,因為我是日間部,而他是二部的,
因此想在學校碰面是很難得的事。
 

    大概是下午五六點左右,我在餐廳旁的飲料吧點飲料,我和朋友站在一起,
不時閒聊一下,我也沒去留意身邊是什麼人,一回頭,總覺得右手邊有個人怪怪
的,我才看了一下,被他嚇了一跳,而他好像已經站在我身邊很久似的,身邊還
有他的同學。
 
   「咦,是你啊!」
 
   「嗯!妳要去哪?」
 
   「我剛下課,待會就回去了,你呢?」
 
   「我還要上課。」他看我拿了東西,便跟我說拜拜。
 

    還有一次中午的時候,我在餐廳跟朋友聊天,突然有人從我身後拍我的肩膀
一下,我回過頭卻不見人影,再回過頭時就在人群中發現他故做沒事狀的身影,
我就知道是他搞的鬼了,我追過去也拍了他一下,兩人相視而笑就這樣一起回去
了。
 
    雖然只是這樣小小的插曲,但說實話,他可以讓我覺得快樂是讓我不知不覺
忘記過去四年多苦戀的難過的因素吧!
 

    大學的生活的確很精采,尤其我們外文系頂著妹妹最多的光環,早是男生們
渴望想聯誼的目標,幾乎每天晚上都有活動,也因為如此,班上90%的女生都名花
有主了。而我,對聯誼就是沒有多大的興趣,因為到最後都變成男生選女友的活
動,而光靠聯誼就能發展出的戀情也未免太過於「速食化」,所以上大學到目前
為止,都沒參加過聯誼。但是,10月19日星期二,忘記是誰勸我多認識一些男生,
於是,我參加了第一次的聯誼,對象是資工系三年級。
 

    聯誼的內容不過就是唱唱歌,再吃個宵夜,但我還算好運的,抽鑰匙的結果
是全部裡面長得還算不錯的,在簡略的交談過後,才知道他居然還是我國中的學
長呢!
 
    結束之後,回到我的小窩,雖然已經是深夜三點多,但是精神還是很好,所
以坐下來寫日記記錄心情。
 
    這時候大家應該都睡了吧!安靜的走廊傳來一陣腳步聲,心想:這麼晚了,會是誰
還沒睡呢?才想到這,叩門聲已經響起。
 
    帶著好奇心去開門,見到來人是他,心跳當場漏跳一拍。他看我開門後,他
的表情也是一臉訝異。
 
   「妳還沒睡啊?」
 
   「嗯,剛聯誼回來。」
 
   「我正好經過,看到妳房裡的燈還亮亮的,想到平常這時妳已經睡了,所以我
好奇才敲門看一下。」
 
    我對他的話感到意外,他那麼關心我的作息嗎?!
 
   「喔!」我低應一聲,把訝異壓在心裡,表面上虛應一聲,但是卻對他的關心有了漣漪。
 
   「沒事了。」他轉身就要回房。
 
   「嗯,晚安!」我笑一笑,沒多久就熄燈睡覺了,早上還得上課呢!
 

    天氣漸漸轉涼了,新竹的風好大,讓我有些感冒症狀,這個週末,我回來時帶著剛買好的晚
餐到他房裡看電視。
 

    我很壞心,明知道他沒得吃,還愛故意在他面前吃得津津有味,他看得一臉期待又無奈,
我可是樂得很,因為終於被我逮到機會反整了喔!
 

    這時他的電話響了,是他同學打來的,在一旁的我雖然沒出聲,但是味誘他
的動作可沒停過,繼續大口地咬著漢堡,而他一邊接電話一邊可憐兮兮地看著我
,然後發出陣陣的啜泣聲。
 
   「你幹嘛了?」他同學問他。
 
    他還是在裝可憐:「沒有啦,學妹在我面前吃漢堡啦!」還是極哀怨的口氣呢!
 
    等他掛上電話,我也忍不住笑意了,我大發慈悲地說:
 
   「好啦!薯條給你吃,不要說我對你不好。」
 
    他眼睛一亮,「真的?」
 
    我點點頭,「你快吃啦!」一邊替他準備蕃茄醬,然後就坐在他身邊看電視
 
    我說:「男生還是要有點muscle比較好。」因為看電視有感而發。
 
    他一臉疑惑地說:「妳喜歡肌肉男喔?」
 
   「是啊!但是也不要太壯,剛好就好了。」
 

    他吃東西的習慣,在我看來,他並不是一個很會照顧自己肚子的人,三餐不
正常,往往在餓了一整天之後,才吃今天的第一餐,這樣下去,他的胃遲早會出
問題!
 
    他吃東西的速度還挺快的,轉眼,薯條已經被他解決了。
 
    我吸吸鼻子,總覺得怪怪的,才說:
 
   「我好像感冒了。」
 
   「妳感冒囉?」然後他的右手不知道在桌子底下摸些什麼。
 
    就在這時,他的手中多了兩顆感冒膠囊,攤在掌心上說:
 
   「快吃吧!」就在我感動還來不及反芻的時候,他又補充了一句:「因為快過
期了。」
 

    這傢伙,我真的很想打他。我想到的是:他感冒都不看醫生的啊?都靠這些
成藥喔?看來他的確很不會照顧自己,他的身邊是不是需要有人照顧呢?
 
    不會亂吃藥的我拒絕了:「我不要吃,快過期了還叫我吃?!」
 
    他聽了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靜靜地把藥收起來。
 

    不過不吃藥的結果是真的感冒了,整天咳個不停,我邊走進房間邊咳嗽,而
他正好從房裡出來,他歪著頭看我咳嗽,等我不咳了才走出去,就在我進門的同
時,聽見他正學我咳嗽的聲音,我對他的無厘頭感到無力,低喃著:「豬頭。」
 
   
    這是我用來罵他的口頭禪,想不到人在外面的他居然聽見了,還很精神飽滿地回答:「有!」呢!
 
    我又笑了,相信在他的無厘頭陪伴下,感冒應該很快就會痊癒了。
 
    因為他每次都喜歡損我,而我被損的反應總是這麼說:
 
   「你很過分耶!豬頭。」但我一點也不生氣。
 
    他看來也被我罵習慣了,但是「欺負」我卻沒有停過,有一次我才剛說前一
句,他就馬上接口:
 
   「豬頭。」
 
    我為他的反應笑了,看著他說:「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說這一句?」
 
   「妳每次都這樣啊!有事求我就叫我學長,沒事就叫我豬頭。」他倒是一臉的
委屈。
 
   「好嘛!以後兩個都叫就好啦!豬頭學長。」原來他喜歡這個稱呼啊!
 

    他不答腔,給我一個很無力、不想理我的表情。因此,我對豬頭這兩個字,
特別有親切感,一聽到別人提起,很直接的就會聯想到他這位「豬頭學長」。一
件小事,他就是有能耐把它變得很爆笑,所以,有時還會叫他「豬頭鍵」喔!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學至今,第一次上口訓課,不知為何,吃過中午的鐵板麵之後,肚子就疼
痛難忍;第一堂的口訓課我只點個名就請假回去了。

    一路上我的小綿羊狂飆70,實在是痛到難忍,我一開房間門就急著進廁所,
鑰匙都還來不及拿下來,就任它插在門把上,後來聽到有人經過我房間,拿走我
的鑰匙,我說:

   「不要拿啦!」幾乎是用盡力氣才擠出來的幾個字。

   「不要!」

   「妳拉肚子喔?」我聽不出是誰在跟我說話。

   「嗯!」

    大概過了十分鐘之後,也許是對方自討沒趣,依我的反應而言,應該會追著
他要回來才對,結果居然沒看見我追討鑰匙?!又聽見腳步聲由遠而近,到我門
前敲門。

    我開門之後,看見我的鑰匙在他手上,9-ball的鑰匙圈還垂在空中晃啊晃,
我這才知道原來是痞子鍵拿走的。

   「還妳。」

   「原來是你拿的。」身體不舒服的我臉色有點難看。

   「妳不舒服喔?」

   「嗯!」

    他看了一下,就轉身回他房間。

    不知他那天是不是太無聊了,一直在走廊上走來走去,他又走到我門前再度
敲了門。

    我開門看見是他,不知他又敲我房門是為了啥事?

   「幹嘛?」

    他順手撕下門上的紙條,放在我手上,那是隔壁跟我「相依為命」的女生留
給我的。

   「妳隔壁的給妳的。」他還補充一句,怕我不知道嗎?

    其實我一回來就看見了,只是沒撕下罷了!儘管這樣,我還是基於禮貌地跟
他說一聲:「謝謝。」然後就關上門想休息一下;就這樣,三小時過後‧‧‧

    敲門聲三度響起把我吵醒,我還是起身開了門。

    一看,來人又是他,這次他又要幹嘛了?

   「我知道妳很無聊,好啦!到我房間,我開電腦給妳玩。」

    他居然捨得把他的寶貝電腦給我玩?不怕被我這個電腦白癡玩到當機嗎?更
何況我從小到大是出了名的破壞狂耶‧‧‧

   「不用了,待會我要出去。」就這樣拒絕了他的好意。

   「妳要出去?去哪?」

   「去山下買點東西。」

   「幫我買喝的。」他倒是很會找機會叫人順便買東西。

   「你要喝什麼?」心地善良的我問他。

   「我要大瓶的雪碧。」

   「喔!」我再次關上房門準備出門。

    不過,我突然改變念頭,不知為何,就是想拉他一起出門,所以我開始找他
;在房裡待不住的他在別人房裡。

   「我要你一起去。」

   「為什麼?」他一臉疑惑。

   「因為我怕我又肚子痛啊!萬一騎車騎到一半昏倒怎麼辦?」

   「好啦!等一下再去。」

    也許是等太久,我自己還是按捺不住,「算了,我還是自己去好了。」說完
我人就走了。

    回來時,我還是幫他買了他要的雪碧,他手中捧著一大堆零錢,走到我門前
說:

   「妳買東西用多少自己拿。」

    我傻了一下,他就這麼相信一個還不是很熟的人,沒有一丁點兒的懷疑嗎?
不過我也不是喜歡佔便宜的人,很誠實地一毛錢也沒有多拿。

    晚上我們一行人,大概五六人左右,相約要去撞球,我是唯一的女生,又因
為自己不想騎車,所以想給人載,算是我想賴人了吧!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為
什麼有那麼多車、這麼多人給我挑,我就是指名要他,他的車並不是全部之中最
好的、最新的,相反的,卻是最破和最舊的。

    他的車是紫色的迅光125,本來有擋風板和後照鏡,但是全被他拆掉了,連前
行李箱的蓋子都不見了;外觀暫且不提,光是他的引擎就可以讓我們『聽聲辨人』,
於是每當他發動時,我在房裡就知道他要出門了,回來的時候,門前的那個坡,
引擎的框啷聲和車殼的喀啦聲就能清楚地傳個十幾公尺,根本就是自然的定位系統來著的,
也許路人看了會擔心車子會半路解體,這就不用擔心了,因為早就分離過了,還是路人告訴他的呢!

    我拿著安全帽走近他,說:
 
   「我要給你載!」

    他看著我,一臉不可思議地說:「妳要給我載?」

   「不載就算了。」我轉身就走向別人的車。

   「好啦!上車啦!」

    我很高興地想跨上車,想不到我又再次被他耍了!

    他故意催了一下油門,讓正要上車的我撲了個空。這傢伙!真是的,一逮到
機會就拚命整我!

   「那麼沒誠意載,算了!」我又走向別人。

    他回過頭對我笑說:「好啦!」

   「不會再耍我了厚?」

   「嗯!」這是他的保證。

    這次我真的坐上車了,往撞球場出發。

    這是第一次被他載的經驗。當時對撞球學藝不精的我,雖然加入撞球社了,
但也沒進步多少;而他暑假才開始接觸撞球,也許是有天份,四個月下來,已經
可以輕鬆擺平我們這幾個「肉腳」。頭一次跟他交手,就嘗到敗仗,於是注定了
我日後沒法子贏他的命運。

    走出撞球場,已經是午夜12點多了,不知是誰提議去吃宵夜,一行人又浩浩
蕩蕩地出發了。

    他走到他的車旁,看見椅墊上貼了一張色情廣告,我笑了,因為標題很聳動:波波樂;他看了一下順

手貼在旁邊的車上,我一看就說:

   「你很缺德耶!」

   「這是妳同學的車吧?!我是故意的。」說著就學這台機車的廣告台詞,還扭動身軀唱著廣告歌:

「SWING,SWING‧‧‧」

    我看著他耍寶滑稽的模樣,忍不住笑了,他的腦袋裡到底裝些什麼東西啊?
那麼愛搞怪!

    到了永和豆漿之後,各自點了餐點,我坐在他的面前休息。

    他一直看著我,無奈又想笑的表情,我不明所以,他突然開口了:

   「看到妳這樣,我好想揍妳喔!」臉上盡是笑意。

    我還是不明白他為啥突然冒出這一句話,他才解答:

   「妳的鼻子藍藍的啦!」

    我才想到一定是剛才抹巧克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我也只好跟著大家一起傻

笑來掩飾這種窘況。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禮拜的地震假過完了,我又回來這個還不太熟悉的地方,我可是有履行
我的承諾:記得帶月餅給他這個可憐蟲呢!


    我手裡拿著兩個很小,正方體,但是包裝很精緻的月餅,一個是金桔口味,
一個是藍莓口味,走到他房門口,敲了敲門。

    他開了門,我將手中的小月餅湊上他面前:「你的月餅。」
    
    他的表情像要到糖吃的小孩,睜大雙眼裝可愛又滿足地說:「真的要給我的
?」
   
   「是啊!既然答應了就要做到啊!免得以後說話沒信用。」這是我記得帶給他
吃的理由之一,另一個則是:他沒有回家過節,一個人孤零零地待在新竹,想來
也怪可憐的。

    他很滿足地捧進房裡慢慢享用,我也轉身回房整理東西。那是一個星期天的
下午,回家過節的室友們,似乎只有我一個人先回來,於是整排房間,只有我和
他在而已。
    
    幾分鐘後,聽見他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慢慢接近我的房間,忽然腳步聲停了
,卻聽見他在走廊上大聲嚷嚷著:「月餅好難吃喔!」

    我一聽,心裡頗不是滋味,於是開門朝他的方向望去,他已經轉過身,在走
回房的途中。


   「有得吃就不錯了,還嫌?!」我對他的背影喊著。

    真是個「得了便宜還不乖」的傢伙。

    那天晚上,我想用巧拼地板將門縫塞住以杜絕老鼠的蹤跡,所以我找了另一
個學長幫忙,而他,和那位孫學長是交情不錯的朋友,平時焦不離孟,孟不離焦
,他也過來湊一腳,(因為所有的工具幾乎都是向他借的),三個人蹲在我門前,
突然,他的視線落在我的手臂上,很巧妙地聯想:
 
   「妳的手臂為什麼會巧克力和香草?」

    我望了自己的手臂一下,在短袖遮蓋不住的地方是麥色的,也就是他說的巧
克力,而袖中露出一些些的手臂,則是我本身的「香草」膚色。

    我被他超人的想像力逗笑了,能說出這麼貼切的比喻,除了他,還有誰能辦
到?!我看著他,他全身都是「巧克力」,他大概從不知道「香草」是什麼感覺
吧!


   「因為穿著衣服曬黑的嘛!每件衣服的袖長幾乎都到這裡,」我還比一下劃分
「黑白兩道」的界線,才說:「所以才會膚色不均勻。」

    放過地震假之後,大學的課程總算慢慢上了軌道,對於上大學我才漸漸有真
實感。

    這一天,我帶著好朋友瀅如到我住的地方,我們走到他的房間,他正在聽音
樂,我敲門之後,等他的回應。

   「賃來!」台語發音喔!

    我很自動地開門了,看見他手握滑鼠,坐在電腦前,然後他的視線從電腦螢
幕上落在站在門前的兩個人。

   「就是他囉!」我替瀅如說明。

   「他是什麼系的啊?」瀅如問我。

    我記得他是理工方面的系,卻不確定到底是電機還是機械。

   「他是電機系的,今年三年級。」我決定用猜的,反正二分之一的機率嘛!

    一旁沈默任我們打量的他這時開口了:

   「我什麼時候轉系我自己怎麼不知道?」他的口氣很好笑,有點一頭霧水。

   「啊,是機械系啦!」不會吧!我連二分之一的機率也猜錯?!

    平時愛耍寶搞笑的他,這時不知怎地,突然變得很斯文。我看了看瀅如,才
明白原來在美女面前他也要形象的,我對他的反應感到好笑。

    我對瀅如說:「他有很多mp3喔!可以叫他燒CD來聽。」

    她一聽,馬上就跟他要求燒CD:「學長,我也要CD。」

    他依然保持酷酷的形象說:「再說啦!等我有空再燒。」

    這是他和瀅如第一次見面,在接下來的日子裏,他們兩個可熟得很呢!

    後來他問我:「妳同學叫『ㄧㄣˊ』如喔?」他笑得很淫倒是真的。

   「是啊!」我不疑有他地回答。

   「哪個『ㄧㄣˊ』?三點水的淫喔?」他笑得更賊了。

   「是啊!」我一看他不是很純潔的笑容,就知道他想成淫蕩的淫了。

   「妳還說對?!」

   「本來就是啊!三點水加上晶瑩剔透的瑩!」我很努力跟他凹。

   「不是三點水下面一個土的淫喔?」

    這個笨蛋,你才土咧!連這樣你也錯別字,真受不了!

   「就算是你想的那個淫,下面也不是土啊!好笨喔!國文重修吧你!」我一逮
到機會趕緊吐槽。

    他還很不相信地馬上拿筆寫了一遍,真是受夠他了。糾正他還要懷疑?!

   「怎樣?!我同學漂亮吧!」我很得意地炫耀。

   「看得到吃不到!(台語)」似乎很失望似地,他用台語表示人家早已名花有主

    我笑了。這個傢伙,真的是個活寶,只要他一開口,就能讓人捧腹大笑。儘
管有他的生活很快樂,但是那時的我真的沒有考慮過他,而他到底是何時讓我喜
歡上他的,我自己也不太曉得。

    後來有天晚上十點多,他、孫學長還有我都還沒吃晚餐,所以三人決定下山
吃東西。

    大家各自點了餐,就開始閒聊起來,他知道我是中壢人,就問起我高中讀哪
裡,我很不願意提起高中,所以不做正面回答,任他一直猜,我不點頭也不搖頭

    因為他有800度近視,吃的又是麵,熱氣將他的鏡面蒙上一層霧氣,他拿下眼
鏡,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注意他的五官,尤其是眼睛。


    他的眼睛是五官中最漂亮的地方,有種很特別的魅力,平時藏在鏡片下不容
易發覺,眼角微微上揚,很像丹鳳眼,可是卻有很深的雙眼皮;我一直覺得所謂
的濃眉大眼才叫漂亮,今天看到他的眼睛,著實讓我感到訝異,我把這份訝異放
在心裡,開始損他。

   「原來你是雙眼皮啊!我以為你眼睛那麼小,應該是單眼皮咧!」

    他抬頭看著我,不甘示弱地回敬我一句,但我已經記不得他說些什麼了。

    後來他提到自己的高中,屏東第一志願,當初他考上屏東高中時,他父親要
他就近就讀潮州高中,但是他不願意。玩心很重的他,直到大學聯考前一個月才
開始念書,數學、化學、物理都不好的他卻還是考上了機械系;他一舉就考上的

消息讓親戚朋友跌破眼鏡,不會吧!像他這樣也能考上?!更好笑的是,從此以
後,他成了被拿來勉勵人向上、給人信心的對象。

    隔了幾天之後,大家都聚在他房裡看惡作劇之吻,因為是VCD,看了兩天才看
完。在第一個晚上看VCD的時候,他的反應又讓我多了一個話題可說。

    我說:「以前我補習的時候,有個老師說恐龍的反應很慢,因為牠只有七個
脊椎骨,傳達訊息很慢,如果一個脊椎骨傳達的速度是一秒的話,你打牠尾巴一
下,牠也要一秒、兩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七秒,」我回個頭說:「『
誰找我?』也就是還有七秒的時間給你逃命。」

    這時他拍了我的大腿一下,然後嘴巴開始碎碎念,不知道在念什麼。

    我不明所以地應了一聲:「幹嘛?」卻見他大笑,我還處在一頭霧水的狀態

    他笑得很放肆,指著我說:「恐龍!」

    因為我應的時間好死不死正是他數到第七秒的時候。

    完了!完了!我到目前為止苦心保持的玉女形象被他破功了!這下怎麼解釋
也沒用了!

    在場的人都笑翻了,他笑得更誇張,倒在床上,我窘得沒辦法,只好掄起拳
頭,希望能止住他放肆的笑。
   
    「你很豬頭耶!」一邊拳頭不停地落在他單薄的身上。
   
    「妳自己正好在七秒應的,怪誰啊!」他還是笑個不停,而且是大笑。

    「誰聽到你在數秒了啊?!」不過看著他笑得那麼開心,心裡的感覺也起了
些變化,因為他的笑容有著一股改變人的力量。
    
    這次的恐龍事件,讓我們更拉近了距離。
    
    他後來出鬼點子:「妳明天去試妳同學,看看結果會怎麼樣!」
    
    我照做了,結果都比七秒還慢。
    
    這證明了他的反應快得令人無暇接應,雖然我也以反應快出名,卻被他耍了
,我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小聰明」。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故事開始前,得先搭時光機回到西元1999年的八月...                    


    聯考放榜了,我為了逃避破碎的戀情而希望能到外地念書,果然,如我所願
,我進了我渴望已久的外文系。更棒的是,學校在新竹,正好可以搬離家和之前
感情的糾葛。
 
 
   1999年8月16日,不知被何種因素牽引著,我和朋友先到新竹探未來學
校的路,順便找房子租。我們沿著路,看到招牌上的電話,於是我們根據電話聯
繫的結果,來到了這個日後發生種種事情的地方。當時房東不在,我們在正中午
時,跟住在那裡的學長聊房子,就在這時,位於兩房東房子之間的一排房間中,
路口走出一個男生,他並不起眼,就像走在路上擦肩而過也不會特別注意的那種
人,我只是順著他機車的聲音方向不經意地看了一下,看著他騎著車出了大門;
我怎麼也預料不到,他,就是關係著我日後生活點滴的人!


    正式進入故事的主軸前,還得交代一下背景,我們的房東是一個很摳門的歐
巴桑,誇張的是,房客都已經住了半年還記不得名字,還會問:「同學你找哪位
?」
   

    也許就是因為如此,住在一起的我們才會知道如何照顧對方,彌補來自房東
的缺陷。


    簽約之後,我在開學前兩天搬進了房間,房號是2B。剛搬進去時,房間裡,
除了本身就有的衣櫥、床和書桌之外,我什麼也沒有,只有CD隨身聽,沒事可做
的我,只好一直聽著宇多田的「FIRST LOVE」,一邊整理自己的心情。

    
    我依然記得第一次跟他打照面的感覺:平凡普通的外表,隨性的穿著;我甚
至對自己鐵口直斷地說:我絕對不會喜歡上他!老實說,他給我的第一印象算是
中下,因為我怎麼看他都覺得他很痞,穿衣服痞痞的,就連走路的樣子都讓人覺
得他吊兒啷噹的;我終於相信,人真的不要太鐵齒,日子一久,我才知道原來自
己在繞了一大圈之後,心竟然回到他身上,因為他有那種可以使人感到快樂和溫
暖的神奇力量!


    就像搬去的第一天晚上,沒事做的我跟他借了收音機聽廣播,他也知道我的
房間空無一物,就說:
    
    「這個收音機,等妳想還的時候再還。」


    我當然不是在這時就開始被感動的,那時我只想先沈澱四年多的苦戀心情,
若有新對象的話,順其自然。


    我看他的房間裡還有冰箱,就問他說:「以後我如果有東西可以放你的冰箱
嗎?」

    「好啊!」他的爽快是我對他的第二個印象。


    這段開學前的日子,他和我聊過撞球,原來我們對撞球都很熱衷,他說:
    
    「那我改天要撞球再找妳一起去。」


    好啊!因為我想把「荒廢已久」的撞球練好。於是,這是我們的第一個約定。


    開學那天(9/14/1999),我幾乎整天都泡在學校對面的撞球場中。
晚上,他來敲我房門:

 

    「今天我一直找妳去撞球,妳都不在。」

    「我今天去了三次耶!」我說。

    「天啊!那以後叫妳撞球皇后好了!下次再找妳。」

    「嗯!」


    開學沒幾天,就發生921大地震,剛入睡的我被天搖地動的大搖籃搖醒,
深怕和我垂直的衣櫥會倒下來壓到我,但沒過多久,一片漆黑,我摸黑走出房間

    外面的空地聚集了所有的室友,那刻的我覺得大家的生命是相連的;我並沒
有特別注意他,反而是他怪異耍寶行為吸引了我的目光。


    他手裡拿著手電筒,在黑暗中由遠到近,不過,見著的只有他的臉,因為他
把手電筒貼在胸前,只照著自己的臉。他的這個舉動讓周圍的氣氛緩和了不少,
於是大家開始熱絡起來,向別人介紹自己,借電話打回家報平安。我想起我買的
水果冰在孫學長的冰箱裡,所以趕快把它拿出來跟大家一起吃。


    他看到我把葡萄冰在別人那裡就說:「妳不是說有東西要冰我那的嗎?」


    我當時真的被嚇了一跳就說:「我想找你的時候你不在啊!所以我就冰在別
的地方了嘛!」


    不知他是真的在計較這件事還是不喜歡吃水果,我問他要不要吃他都搖頭拒
絕呢!


    但是他對我而言,他還是一個很平凡的人;921的早上,很多室友都在他
的房間裡看新聞,由於電力供應不穩,於是學校放了一個禮拜的地震假。那時,
正好是中秋節前後,大家都準備回家順便過節,那天,我走到他房間,手裡拿著
筆和電話簿,他看到我來,先開口說:
   
   「妳也要回家啦?」

   「是啊!要不然一個禮拜待在這也不知道要幹嘛?我還要回家過中秋節。」

   「那幫我帶月餅回來。」他用有些可憐的口氣說。

   「你不回家嗎?」我很好奇地問。

    他點點頭,我又說:

   「你的手機號碼多少?」說完就等著要記下號碼。

   「妳要幹嘛?」

   「你先給我,我再告訴你。」我對他賣關子,我看了他一下,先說:「092
2的?」
 
    他點了點頭,但隨即問了一句:「妳怎麼知道?」
   
   「因為暑假期間辦的台灣大哥大幾乎都是0922的啊!」這是我觀察之後的結論,「然後呢?」

   「520。」

   「哇!好棒的數字!」我接著寫下去,「後來呢?」

   「530。」他露出微笑。

   「真的嗎?」雖然如此,我還是寫下了530。

   「騙妳的啦!」他笑得更開心了。

    我瞇著雙眼,斜眼看著他,佯裝生氣,他才說:
   
   「XXX。」基於保護他的立場,電話以文字馬賽克處理。

   「XXX齁?」我重複了一次,抬頭看著他。

   「對啦!」

   「好吧!我告訴你為什麼我要你的手機號碼,因為我回家之後再來新竹時,可
以叫你來載我啊!」


    我笑得一副勝利者的模樣。


   「哼,我就知道準沒好事。」他沒好氣地說。

   「別這樣嘛!如果你來載我,我還會帶柚子給你吃咧!那我就回家囉,學長。」


    雖然曾被他那動得很快的腦筋擺了一小道,但我還是帶著勝利的戰果回家了。

    補充一下,他為什麼不回家的理由是:他家遠在這個島的最南端,而且他說:

   「回家能做什麼?不就是睡覺,看電視,要不就是去市區逛逛,跟待在新竹一樣
,幹嘛還要多花車錢回家?」

    說的也是吼!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盼啊盼的,今年過年總算有九天假期,而且天公作美,都給了我們超好的天氣!

但是,櫻花怎麼都還不開啊?

這場九族的櫻花祭我可是苦苦盼了十年啊!

因為上一次的櫻花盛開時來訪已經是十年前了,

而且悲慘的是,當初拍的照片都因為硬碟壞軌而救不回來T_T

(只有留著幾張洗出來的照片可以回味了)

所以期待了這麼久的櫻花盛事也是其來有自的。

 

結果啊,好事真的多磨,每天都在看九族的花況,

因為今年氣候異常的關係,櫻花都晚開,

終於等到滿開的時候也正好遇上228連假,

二話不說,衝啊!!!

 

在這裡要先感謝一下「使命必達」的珺爸,

因為早在過年前我就一直吵著說今年過年我一定要去兩個地方拍照:

一是台中后里的中社觀光花市拍鬱金香(前年造訪的時候沒有好天氣的藍天白雲所以有點遺憾),

二就是我念了好久好久的九族櫻花祭。

就在我們下了國道六號愛蘭交流道之後,往九族的車真的是多到爆掉,

越靠近九族越塞,車陣排了三四公里長,

這時我竟然收到了簡訊,以及九族官方粉絲頁通知目前已經停止售票的消息!




 

有沒有那麼悲催啊?T_T

 

心情頓時鬱卒到極點,而且我還背著新入手的鏡頭準備要大拍特拍、拍到過癮再回家的說,

怎麼會是這種結果?

 

就在珺爸努力不懈下,繞道往另外一個方向開,

眼看著車陣已經從九族售票口排到了三公里之外,

我們把車停在兩公里外的路邊,搭11路公車徒步往九族前進。

搭啦~~結果我們14:35分抵達,順利買了賞櫻的午後票。

珺爸一直很得意地跟我說:「妳看,我使命必達了。」

(好啦!好啦!啾你一個,可以了吧?)

 

既然已經進來了,那就給它用力拍吧!




















沒想到,這波賞櫻人潮真的是多到一個爆炸(櫻花炸開,人潮也跟著炸開了),

反正我們本來就沒打算要玩任何遊樂設施,

櫻花才是我的目標,為了要搭纜車而抽了號碼牌排隊,

等到我們搭上纜車的時候都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了,

失策的部分就是我們不該搭到日月潭,

根本都還來不及走出那棟餐廳,

只能在那裏匆匆吃完晚餐趕搭纜車回去賞夜櫻。

趁著傍晚的光線,只能了了拍了幾張,

然後看了一場夜櫻燈光秀,就準備回家了!
















 

老實說,這一趟來看到夜櫻秀實在是有點失望,

因為園內打了各種奇怪的光線,藍光紫光紅光交錯閃爍,

看起來頗詭異的….

根本都看不出原本櫻花的樣子,看櫻花還是要白天來比較美啊!

就這樣又抱憾回家了,原本想讓珺珺穿浴衣在園區內留影的理想目標也都沒達成。

 

結果啊!峰迴路轉百轉千迴,因為櫻花晚開的關係,九族決定延長賞花時間,

只要憑著櫻花祭門票存根二次入場,就可以享有半價優待,這可比午後票還便宜啊!

 
 

於是這個誘因開始在我心中搔癢,一直騷動著我「去吧!去吧!上次去根本就不過癮啊!」

是說我要不要特地請假衝一趟呢?因為我真的好想去啊!

這個時候,使命必達的阿拉丁珺爸又出現了,因為他說他3/4可以休假,

加上珺珺幼稚園班上因為腸病毒的影響而停課,所以這是天助我也的意思嗎?(大誤 XDDD)

 

為了想看珺珺穿著日本浴衣漫步在盛開的櫻花步道間,

而我化身成小玉的爸爸瘋狂按快門的念頭,於是我決定再衝九族一次!

(2/28才剛去,3/4又去第二次也真的是夠瘋了,畢竟我們不是住在鄰近的縣市啊!)

 

這一次10:20就到九族了,在門口排隊等著購票,

(可是…今天明明就星期五怎麼還要排隊啊?)


 

然後,懷著期待又興奮的心情先奔向浴衣出租處。

 

噹啷~珺珺化身成小櫻花妹啦!

之前就有很多人覺得她很像日本小女孩,現在穿上浴衣,還真的越看越像呢!



 

 

走在滿開的櫻花道上,穿上日本浴衣,真的彷若置身在東洋國度呢!







 

而且啊(偷偷說),雖然沿路上穿著浴衣的人也是不少,

但是真的有人誤以為珺珺真的是日本小女孩,

還用肢體語言詢問能不能跟她拍照或者是偷拍她呢!

 

這可讓她爸的下巴聽得越抬越高,尾椎骨都翹起來了,覺得這個錢花得很值得XDDD

接下來就是珺珺的浴衣寫真集時間啦,

真的是掠殺了不少我的記憶卡空間啊!(甚好,甚好XDDD)





 

怎麼辦?我每一張都好喜歡耶~












 

 






雖然說掉了兩顆門牙也是一個必經過程










珺珺變身「林真心」搞笑版 XDDDD

 

是說,為了獎賞你這麼用心陪我達成我的慾望,

就送你幾張你跟你小情人的甜蜜合照吧~

 

珺珺在幫她爸爸扣釦子,沒有什麼時候比這一刻更溫馨動人了...




你可要好好牽好你的小情人啊~


 

而且在日月潭往伊達邵碼頭的環湖步道上,看到了浪漫的柳絮,

像棉花一樣的就是柳絮囉~




 

 

每次來九族都對這個隱形的章好好奇,

這次來總算有時間可以好好拍一下,

原來啊,櫻花祭的時候是櫻花圖案的,

平常時間就是貓頭鷹的造型喔!



 

當然除了珺珺之外,櫻花也是主角之一,也要給它拍個幾張...



























 

十年前,我們來的時候還是情侶關係,



十年後再次來訪,我們已經有了一個六歲大的寶貝女兒啦!




 

這一趟的二度九族櫻花祭,真的瘋得值得!











P.S 今天,是珺珺的六歲生日!放張照片來找亮點吧^^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又到了韭菜花盛開的時節了,因為有在地優勢,

所以我們可以不用到熱門景點去人擠人,

就可以拍到九月雪的美麗囉!

 

現在跟著我的鏡頭一起走吧!Go~~~~~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九月份吹起了一陣韭菜花的旋風

所以我們來到了龍潭三坑老街後的自行車道,一路到了大溪崁津大橋,

這一段自行車道在之前造訪過的記憶中就是種植著一大片的韭菜,

只是沒有特地選在九月份的時候來,

原來韭菜花還滿美的耶~~

(是說每次回頭份也都看得到阿姨種的韭菜,是在跟人家裝什麼不熟?)

 

韭菜花搖曳在風中真的好美耶~

IMG_2724

IMG_2727

IMG_2728

IMG_2731

IMG_2734

IMG_2736  
因為是在地人,所以找得到祕境,不需要去人擠人的熱門景點啊!

 

只是快到了九月底,韭菜花的花況並不是很好,

焦的焦,倒的也不少,感覺像是被風吹倒的



聽說下午就會變天了,所以早上就趕快找時間去一親芳澤囉~

還好還有拍到一點點的藍天白雲~

只是,聞著濃濃的韭菜味,讓我好想吃到客家湯圓啊~




 

這一片的韭菜花比較漂亮,也都比較「年輕」,直挺挺的感覺很棒!

配著這樣的背景也更美囉~
IMG_2742

IMG_2743

IMG_2745

IMG_2749  

 

拍來拍去怎麼都只有拍韭菜花咧?

我專屬的小麻豆怎麼沒有一起跟著拍咧?

原來是穿著短褲被蚊子叮了,

而且現在又是聞「蚊」色變的時候,

只能讓她離這些花草遠一點囉~
 IMG_2754

IMG_2757

IMG_2762  

就這樣一路騎到了崁津大橋囉~

這是大溪的地標之一,怎麼可能不拍咧?
IMG_2765  

 

到了大溪老街,不免俗也要當個「偽觀光客」,

發現這一家店前面好有日本和風味兒,

當然也謀殺了我的記憶卡囉~
IMG_2775  

大溪這裡還有一間日式風格的小木屋,

有時間的話也可以進去走走一探究竟囉~

(附近還有武德殿、蔣公行館,這些都留待下一次來的時候再細細品味囉~)

IMG_2793  
大溪鎮的另外一個地標就是這間教會啦~

雖然我不信教,但是覺得這間教會還滿雄偉的~
IMG_2796  

 

回程的路上又看到一片韭菜花田,還是又忍不住停下來記錄這片美麗的景色了!
IMG_2798

IMG_2800

IMG_2801

IMG_2802  

 

只是這一次看到有人為了拍置身花海中的美麗,而順手拔了幾根韭菜花,

頓時很為那些菜農們感到難過,辛苦照料的作物被人破壞了。

欣賞美好的事物是人之常情,但是也不要破壞它啊!

回到家之後,為了我的寶貝,所以要下廚煮她最捧場的「鮭魚炒飯」囉!

雖然大家都說炒飯最好要用隔夜飯,但是我們很少開伙的根本沒有隔夜飯...

所以先把飯煮好,再讓飯放涼一點囉!
IMG_2804

IMG_2805

鮭魚先用鹽巴醃過,靜放個二十分鐘再來煎。

 

IMG_2807

 

這是我準備鮭魚炒飯的材料,爬文過網路上有的有放洋蔥,

但是我真的不太喜歡吃洋蔥,所以就隨個人喜好囉~

高麗菜切碎備用~

 IMG_2808

鮭魚用平底鍋煎到兩面都「恰恰」的樣子就可以起鍋囉~

盛盤後還是要挑刺啦,挑完刺的同時也把鮭魚弄成碎片,雖然鮭魚的刺真的不多啦!

IMG_2809

IMG_2810  

接下來就是炒鍋內先放蛋,再把飯倒進鍋內一起炒,

阿基師的作法是把蛋液先跟米飯拌過之後再下鍋炒,

待飯都炒過了之後,再把鮭魚倒進鍋裡拌炒,
再加入高麗菜一起拌炒,我習慣再加一點點的醬油,
高麗菜雖然下鍋時是生的,但是鍋裡的熱氣會讓高麗菜變熟,

但是也不會軟軟的,吃進嘴裡就是有脆脆的口感,

跟鮭魚格外的搭呢!

 

到底珺珺有多捧場呢?
我都還沒有盛盤完,只是先裝了她的份兒,

她就已經清盤秒殺啦!

如果不是她臉上有帶飯包,我還以為我根本沒裝給她咧!
瞧她滿足的樣子真的覺得好幸福哪~
IMG_2811

IMG_2812  

只好翻出之前的成品照片囉~

登愣!鮭魚炒飯完成!

IMG_4418  

 

文章標籤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車子對現代人來說,真的是太重要了啊!

幾乎都已經是一個家庭的基本配備了,

有了安全的車,可以載著心愛的家人出去遊玩創造美好的回憶。

至於如何添購一台喜歡又適合自己需求配備的車,還真的是一大門學問呢!

 

最近經過福特展間,看到新上市的New Mondeo於展間一隅,

因此好奇心驅使下就跑去跟業代預約了試駕。

也因此想分享一下試駕心得,

提供給喜歡進口車的朋友們,對於歐洲進口車的選購上,

除了二BA以外,還有其他值得考慮的車款喔!

(照片取自於福特官網)

1249136742419

(照片取自於福特官網)

1249136742612

這一次福特顛覆了大家長期以來的既有印象(其實是顛覆我自己的啦 XDDD)

特地將自家品牌下長久以來的當家花旦—MONDEO變身成歐系的進口車,

也就是這次試乘的New Mondeo

ALL New Mondeo擁有240匹馬力及35.2公斤米扭力,

當然在動力性能上也都是非常強勢的,

在動力競技上這可是能跟二BA分庭抗禮、毫不遜色的喔!

而且我在試駕New Mondeo的過程中曾經好幾次重踩油門,

一湧而出的豐沛動力以及貼背感也都不輸我的前一台車(BMW E46)呢!

IMG_6034

嚴格來說,個人覺得車子應該是用來保護我們的,

畢竟在駕駛安全配備上,

只有安全係數高與主被動安全科技配備完善的車才能讓我們快樂出門,

平安回家,

省油條件不應該被放在買車考慮的第一要素,畢竟命只有一條啊~

(喊話一下:別再迷信那些省油車款、鈑金配備卻偷工減料到會透光的品牌啦~)

IMG_6031

對我來說,我買車的考量就是安全至上,其他娛樂性配備的必要性並不是很重要,

在大家所關心的主被動安全上,

ALL NEW MONDEO擁有同級距中最佳安全防護:

七顆安全氣囊、ABS防鎖死煞車系統配備、

EBD電子煞車力道分配系統配備、

EBA煞車力道輔助系統配備、

ESP電子車身動態穩定系統配備、

HSA斜坡起步輔助系統配備、

TSC循跡防滑系統配備。

因此,MONDEO這款流著歐洲血脈的進口車,擁有了循跡防滑系統,

在下雨天的高速駕駛安全上,更是多了一份保障。

(就我自己累積了快50萬公里的駕駛經驗來說,循跡防滑真的很重要!!!

一般人聽到一個女生可以有這麼多公里的駕駛經驗眼睛都瞪大了,

因為我的DNA裡可是配備著含都嚕的啊XDDD)

 

 

在外觀上,2015 NEW MONDEO改款後的馬丁頭也是亮點之一,

 

鍍鉻的水箱護罩看起來非常的霸氣,個人覺得挺適合男生開的,

 

而且採用了最新的EcoBoost節能引擎,在乘坐上也都非常的舒適安靜平穩,

 

全新設計的後多連桿懸吊,車內外可降低了3分貝的噪音,

 

以及前檔玻璃加厚,前引擎室加上隔音棉,在在都是阻隔車外喧鬧世界的貼心設計呢!

 

IMG_6039

IMG_6043

 

IMG_6045

IMG_6032

因為New Mondeo是大型房車的關係,車內的空間自然也是大器,

像我的身高有172公分,坐在後座也是沒有感覺到壓迫感喔!

行李箱的空間也是超級大的,後座椅背也可以全部放平喔~

IMG_6037IMG_6048  

這一次試駕心得讓我對福特的印象改觀了不少,

如果考慮添購進口車的話,雖然坦白說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德系的品牌迷思影響,

但是車子本來就是消耗品,重點在於買車容易養車難(深刻的切身之痛)

德系進口車的一個小零件動輒就是三五千起跳(痛啊~)

如果不是口袋夠深的話真的會覺得負擔很重;

而這款2015 NEW MONDEO雖然是歐系進口車,

但是保養及維修費用想當然爾會比雙BA少一些,

與德系進口車價價差的部分,省下來做後續的保養也是滿划算的啦!

 

最後就定價125.9萬來說,擁有七顆安全氣囊、以及同級車的頂級的主被動安全配備,

這次福特也算是非常有誠意了,的確是個可以考慮入手的車款喔!

文章標籤

丹佐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